• 范文大全
  • 快三投注APP
  • 教案下载
  • 课件
  • 快三投注APP
  • 试题库
  • 诗词鉴赏
  • 国学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报
  • 成语大全
  • 当前位置: 酷米范文网 > 国学散文 > 正文

    伯尼.埃克莱斯顿:F1“教父”:伯尼・埃克莱斯顿

    时间:2019-08-13 02:53:58 来源:酷米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酷米范文网手机站

      伯尼•埃克莱斯顿身材瘦窄,个头不高仅有1米65,总是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颇有点伍迪•艾伦电影中的“老知识分子范儿”。但是,在其温和外表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世界上最疯狂的竞赛之一――F1掌门人的宝座,以及名下高达24亿英镑的财产。
      
      失败的赛车手和天才的商人
      埃克莱斯顿1930年出生于英国,当时正值英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他在Wangford城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随后跟随做捕鱼船长的父亲移居到伦敦东北部的Bexleyheath。16岁那年,他离开学校,到当地一个煤气厂工作,他父亲的一位朋友在那里负责化学试验室,埃克莱斯顿便成了实验室的一名助手。
      但埃克莱斯顿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他真正喜欢的是赛车。年轻的埃克莱斯顿在工作之后开始参加摩托车比赛和汽车比赛。当时,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卓越的赛车手,用热情、胆量、技术与勇气创造自己的胜利,并以此来作为自己切入汽车运动产业的突破口。但是在1951年9月,他在英国的Brand Hatch参加500CC F3大赛时因高速急转事故而身受重伤。这次事故打碎了他最初的梦想,他也因此决定结束自己专业赛车手的生涯,转而开始集中精力发展汽车相关产业如汽车零部件经营、贷款以及资产管理方面的经营管理。
      埃克莱斯顿拥有经商的天赋。这种天赋在他幼年时就表现出来:他曾经搭乘早班火车提前到达学校,将学校附近面包店里的面包全部买下,然后再转手卖给那些晚来的学生,从中赚取薄利。
      埃克莱斯顿离开学校进入煤气厂工作时,恰逢二战刚结束。二战后近十年的一个阶段是他奠定自己未来事业方向和不断完善自我的一个重要时期。一方面,他在现实商业社会努力工作的同时最终完成了自己在英国Woolwich大学的生化学学士学位。另一方面,他发现机动车零部件十分缺乏,于是便利用午休时间开始倒卖机动车零部件和旧汽车,并与朋友合伙创立了一家机动车销售公司。后来,这家公司一度成为英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
      不过,埃克莱斯顿并没有离开赛车场太久。对赛车的狂热使他此后数度往返于赛车界和商界之间。
      当时,人们虽然为那激动、刺激、紧张、硝烟弥漫的汽车赛场上缺少了一位战将而遗憾,但20年后的汽车运动产业,尤其是国际一级方程式大奖赛却得到了一个把F1运动发展成为与世界杯赛并驾齐驱的一项顶级国际大赛的铁腕商业奇才。
      
      执着的宿命论者
      伯尼・埃克莱斯顿是一个真正的宿命论者,他执着地相信一级方程式大奖赛始终是维系自己命运的主线。
      自1951年在英国Brand Hatch赛道发生严重事故后,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一度沉寂。当人们开始逐渐忘记了那个自信、机敏、个头不高的赛车手的时候,埃克莱斯顿经过为时近六年的积累与磨练,在1957年以F1车手Stuart Lewis-Evans经理人的身份重返F1运动界,并随后买下了F1 Connaught车队。当时埃克莱斯顿的车队拥有Lewis-Evens, Roy Salvadori, Arichie Scott-Brown等著名赛车手。1958年10月19日,Lewis-Evans在参加F1大奖赛摩纳哥站时因发动机突然起火而身受重伤,两日后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冲击F1梦想的再次破灭和好友因事故而去世的双重打击又一次无情地把他的F1事业带入了低谷。
      时隔两年,埃克莱斯顿经好友Salvadori介绍结识了F1赛车手Jochen Rindt,并成为了Rindt的经理人。在1968年和1969年,他带领Rindt共同加入了莲花F2车队。Rindt在1970年F1赛季为莲花车队取得了出色的成绩,当F1年度总冠军正逐步向Rindt和埃克莱斯顿走近的时候,Rindt在参加F1意大利蒙扎站赛事时不幸意外身亡。因为Rindt的出色表现和遥遥领先的赛事总成绩,他成为了F1大奖赛历史上第一个死后被授予F1年度总冠军的赛车手。埃克莱斯顿先生也因Rindt和Lewis-Evens的悲剧而决定放弃以F1车手经理人身份发展F1事业的努力。
      但执着宿命论者埃克莱斯顿却从未气馁和放弃。
      经过近一年的调整与潜心探索,1972年,埃克莱斯顿重整旗鼓,再次按着F1宿命的指引,第三次卷土重来,大举进入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界。他当时果断地买下F1 Brabham车队,随后用了近两年的时间使它成为F1赛车运动中的主流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赞助商”在当时还是非常幼稚的行当,但埃克莱斯顿非常看好这个领域,他第一个在赛车手Rindt的头盔上写了这么一条广告:“此位置出售”。并且,他在1972年同意大利甜酒商马天尼签订了F1历史上第一份商业赞助合同,他的商业天赋由此可见一斑。
      
      改变了F1世界
      上世纪70年代初期的F1世界风险很大,几乎不赢利,可谓前景凄凉。改变这一切的正是埃克莱斯顿。
      1974年,埃克莱斯顿联合各参赛车队,成立协会,向各赛车场提供足够的赛车参加比赛;同时要求各赛车场提供充分完善的比赛设施。他还率领其他车队向F1赛车项目的国际权力机构―――国际汽车联合会争取权利,经过6年的抗争,将F1比赛的商业经营权争夺在手,确定了车队、国际汽车联合会以及F1管理机构的利益分配原则,为F1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到了上世纪90年代,F1大奖赛每一站的比赛都可以吸引超过2亿的观众,F1比赛已经发展成为一项成熟而充满魅力的国际体育活动。
      在改造F1世界的过程中,埃克莱斯顿也完成了他的身份转换。他卖掉了车队,不再是车队老板,而成为负责F1比赛商业经营(主要是电视转播权经营)的F1控股公司老板。作为该公司的老板,他的年薪在1997年就超过了8000万美元,成为世界上薪水最高的经理。他的资产据估计超过了20亿美元。1998年,他曾成为英国第六大富豪。
      
      铁腕统治造就商业帝国
      虽然现在伯尼・埃克莱斯顿和马克思・莫斯利广泛地被称作世界汽车运动的奠基者,但回首从前,他们也曾经被FISA视为最大的反叛者。其中的焦点就是一级方程式大赛的商业化与传统制度的巨大摩擦。
      当时,他们最大的对手就是当时任FISA的主席――让・迈西(Jean Maries Balestre)。当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日益白热化的时候,伯尼・埃克莱斯顿和马克思・莫斯利共同另立门户,组织了经FOCA组织认可的F1赛事,而另一部分则是经FISA和FIA认可的传统F1赛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这种激烈的竞争与争吵一直持续到1980年初。法拉利家族的(Enzo Ferrari)恩左・法拉利在解决这场旷日持久的对峙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经过近一年的交涉与谈判, 1981年1月9日,双方经过长达13个小时的谈判与讨论,最终通过了一份长达100多页的“协和协定”。该协定明确划分了F1运动的商业权益与管理及具体赛事规则的不同分工。埃克莱斯顿管理的一级方程式管理协会(FOCA),负责组成车队联盟并由他负责总体的经营管理与赛事全球推介活动,其中包括运作F1赛事所须的组织、运输、营销、电视转播等事宜。埃克莱斯顿保证每一场赛事可以允许22辆或更多的赛车出场,并保证增加比赛奖金和改善赛场设施。协定规定,为成为一级方程式赛车协会的成员,每个车队都应该负责车队的运输费用并将电视转播权和相关收入交给FOCA统一管理分配,实际上是由埃克莱斯顿先生发起成立的一级方程式管理公司来统一负责。这项来之不易的协议一直执行到现在都没有做原则性的改变,但按协议须每四年做一些新的更正。
      另一方面,国际汽联(FIA)应负责制定具体规则与标准,并行使批准比赛的权利。这项协和协定规定了各自的权利与义务,包括电视转播收入分配和管理运作程序的法律约定等。协和协定的具体内容一直被视为汽车运动业界的高度机密,其中具体细节内容只有极少数的F1顶级运作管理人才能知晓。
      
      “宫殿”中操纵F1王国
      近年来,埃克莱斯顿的商业帝国已变得日益复杂。他投资数百万美元开发数字电视转播业务,期望可以使观众选择从6种不同角度观看赛车,但这项业务也未收回投资。他还试图将F1上市,但未能获得欧盟批准,部分原因在于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财务秘密。
      可以说,埃克莱斯顿的财务活动一直被一层神秘的色彩所包围。而他也拒绝对外讨论他的财务活动。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先生们,永远不要谈论金钱。”
      埃克莱斯顿曾说过:“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你只要随便问问F1世界跟我打过交道的任何人,就会知道只要有我在,这项运动就可以继续发展。我有足够多的钱,多得我不用去贪污。”
      埃克莱斯顿对整洁有着疯狂的癖好。这个身高163厘米的老头一头灰发、经常戴着有色眼镜,穿着黑色休闲裤和剪裁讲究的长袖白色衬衫。在他的私人飞机上,座位上的安全带通常都被藏在座垫下面,只是为了看起来更加整齐。他还要求F1世界也同样整洁。比如,停在停车场的所有运输车都必须排列成线,彼此差距不能超过5厘米。
      自1999年接受心脏手术之后,埃克莱斯顿很少离开欧洲观看其他地方的F1大赛。而在欧洲举行的每次大奖赛期间,埃克莱斯顿都会在一辆由银灰色公交车改装成的“宫殿”中操控他的F1王国。背地里,很多人将这个“汽车旅馆”称为埃克莱斯顿的“克里姆林宫”。
      他曾对人说:“我妻子说过,我将来会死在这里,而他们将挖一个很大的坟墓,连车带我一起埋葬。”
      
      最有价值的单身汉
      埃克莱斯顿的前妻斯拉维卡是克罗地亚人,曾做过名牌时装阿曼尼的模特,比埃克莱斯顿小近30岁。他们有两个女儿,在伦敦、科西嘉岛、法国南部和瑞士等地拥有房产。两架商务飞机则使他可以轻松往返于办公室和家之间。
      虽然他全身心投入F1的经营,但有报道说他是一个非常顾家的男人。在女儿年幼时,他算得上是一个操持家务的丈夫。而在女儿长大后,他有时会同女儿一起出现在赛车场的始发线旁边。他的一个朋友回忆说,埃克莱斯顿曾在凌晨3时打电话给他,询问如何在家照顾一个胃疼的孩子。
      除了顾家,作为 F1商业大老板,埃克莱斯顿的生活却非常简朴。埃克莱斯顿家中的高级电器只有一台大屏幕电视机。主要的家具就是一个巨大柔软的棕色沙发。全家都在厨房进餐,没有专门的餐厅。“用钱去买任何我希望买的东西不会给我带来快乐,”女儿塔玛拉说到。“我们喜欢过普通人的日子,这不需要很多钱。”
      令人遗憾的是,2009年3月11日,随着英国最高法院的一纸宣判,他和妻子斯拉维卡25年的爱情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真正让斯拉维卡受不了的,是近年来丈夫把整个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而完全忘了家庭。
      为了挽回妻子的心,埃克莱斯顿也做了不少努力,但终是徒然。离婚当年,他入选了以西方上流社会读者为目标的《Tatler》杂志评出的“年度最有价值单身汉”的榜首。
      在80多年的人生中,埃克莱斯顿经历过不少危机,从车队联手造反,到F1受困于金融风暴,都被他一一化解。但不要因此以为,任何事情都难不倒这个英国老头。碰到覆水难收的爱情,他也会束手无策。
      也许,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快三投注APP
    • 励志
    • 课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