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文大全
  • 快三投注APP
  • 教案下载
  • 课件
  • 快三投注APP
  • 试题库
  • 诗词鉴赏
  • 国学散文
  • 励志
  • 名人名言
  • 黑板报
  • 成语大全
  • 当前位置: 酷米范文网 > 教案下载 > 正文

    茶馆加盟店_茶馆⑩

    时间:2019-07-21 02:21:07 来源:酷米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酷米范文网手机站

               两人一进屋子,就看见张乘云和江中鹤俩人在拆棋,宋一平笑道:“我以为何事?原来还是下棋!”走至近前一看,脸上倏然变色,看着张江二人,二人也看着他。宋一平到底是幕僚出身,颜色一转,马上哈哈道:“二位在拆残局?我也来凑个热闹?”张乘云看着已然脸色大变的宋一平,缓缓说道:“宋师爷,怎么,你没见过这个棋局?”宋一平心里一惊道了声不妙,定了定心神,缓了一下脸色,马上接道:“什么话!你二位摆的棋局,我宋某从何处见过!”江中鹤冷笑一声:“宋师爷,这可是与那七星聚会出自一个人的手笔呀!”宋一平倒吸了一口凉气,紧跟着勃然大怒:“这出自谁的手笔与我何于?看来今日二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宋某人还有公务在身,恕不奉陪!”说罢掉头要走,一回身,只见门口紧闭,刘志诚手握折扇拦在当中,宋一平脸色惨白,回转身来向张江二人道:“我宋某把两位做朋友,想不到两位……”张乘云拦住他的话头;“宋师爷,得罪!我只想弄清当年的一桩公案,我那师弟他死得冤枉!内中缘由还望宋师爷说个明白!”宋一平手指张乘云道:“你?”老道嘿嘿一笑:“不错!当年的刘如风正是我的师弟!贫道携师弟遗子走访凶手二十多年了!不想今日从宋师爷这里发现了线索!不知我那师弟何处得罪了宋师爷,惹得你要痛下杀手,还望宋师爷点拨一二,也好叫老道明白!”江中鹤这时业已抽出长剑,但见寒光闪闪,用剑指着宋一平:“张道兄,不要与他�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来理!”宋一平一听身子微颤,半晌缓缓道:“张道长,到底是那本棋谱把我暴露了,不过我不是凶手,你找错人了,我最多算上见死不救!再说我乃堂堂总督府师爷,杀了我你们也跑不掉,你杀不得我!”
      张乘云哈哈大笑:“宋师爷,你若是不把当年的旧事说明白,那可对不住了!老道我既然敢来,退路自然早就想好了。那就不劳您宋师爷多费心了!您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宋一平看看这架势,连说了几声“罢罢罢”,随即抖了一下衣衫,捡了个靠窗的椅子坐下,仰头闭着眼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缓缓地说:“张道长,其实杀死令师弟的非我宋某人,那是京城白云观的道士做的!白云观主张得明的徒弟张郁之,我们本就相熟,那次我进京办事,回途的时候遇上他,我也不知道他二人为什么结怨,是我不该随他去行凶,他杀人之后,我只是顺手捎走了棋谱,也是我贪便宜……人真的不是我杀的……”张乘云厉声问道:“如此来说你也到了杀人现场?他为什么要杀人?他行凶你与他同去作甚?我师弟究竟犯了什么事?”宋一平无力地靠在椅子上:“这……我……我最多就是见死不救,罪不致死,你要真想弄清楚,只有亲自去京城白云观走一回了……我只是拿走了一本棋谱。”
      张乘云听他如此一说低头沉思,思索其中的玄机。宋一平眼见张乘云分心,那江中鹤这时又看着张乘云剑尖下垂,刘志诚还把守在门口,心里暗道:此时不走,还待何时?一抖精神,猛然从椅子上跃起,翻身想要跳窗而走。江中鹤大叫一声:“哪里跑!留下命来!”手中长剑脱手,寒光一闪,长剑从他后背贯胸而出。老道士一回神,哎呀一声道了声:“剑下留人!”可眼见得长剑已然定在了宋一平身上,那人俯身倒地早已气绝。张乘云顿足道:“江兄,不该在此地杀他,杀了他,我们怎么脱身!这店家如何摆脱干系!”半晌回身叫诚儿:“诚儿,快去找一条麻袋,今晚我们处理一下尸身,免得店家跟着我们受累。”刘志诚应声出门去了。看着诚儿出了门,老道对江中鹤道:“江兄,你须快些回巡抚衙门,不要再露面,这里由我和诚儿善后。”江中鹤脸色大变:“什么?要我江某人临阵脱逃?”张乘云摇摇头:“你好糊涂!事情因我而起,怎么让你受过?再者说,留下我们俩就能处理好事物,人多了反而不便,事情急迫耽搁不得,勿再多言,快去!”言辞激烈不容江中鹤反驳,江中鹤道了几声“罢罢罢”,俯身从宋一平身上取回宝剑擦试了一下,整了整衣冠出门去了。
      工夫不大刘志诚回来了,手里多了一条麻袋,进屋关好门见不见了江中鹤忙问师傅:“江伯父呢?”张乘云摆了摆手:“叫我给支走了。人家是为我们杀的人,岂敢让人家再跟着受连累?诚儿。你快去把地上的那位装进麻袋,再去取一盆清水来,把地上的血迹擦洗干净,不要留下任何痕迹。今晚我们就抛尸灭迹。”刘志诚点了点头照吩咐去做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黑,师徒俩整理衣装换上了夜行衣靠,找了个破落的大院把宋一平丢进了院中的枯井,直接来到巡抚衙门。二人翻墙而人,来到张伯行的书房,只见屋子里灯还亮着,推门一看,张伯行、江中鹤、杨云飞几人在屋里闷坐,老道一看这场面当即哈哈一笑:“怎么?难道都睡不着了?”几人一看师徒二人回来了,久悬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忙问事情怎么处理的,张乘云把经过与众人一讲,几人抚掌大称痛快,惟有张伯行脸现忧色不住摇头。
      张乘云见张伯行欲言又止,道:“巡抚大人,你是不是担心噶礼?”张伯行点了点头:“杀了他纵然大快人心,可是你们想了没有?那厮可是噶礼的头号智囊,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噶礼会善罢甘休吗?不…三日这江宁府恐怕就要被他翻个底朝天了!”一旁的杨云飞摇了摇头,慢条丝理地说道:“张大人,依我看纵然他噶礼手眼通天,可是你想想他现在是什么光景?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你与他督抚互参,这官司打了已经快半年了,到底结果会是怎样,说实话谁也难以预料,一切都要看当今皇上怎么裁决,他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算是痛,也只能忍了。至于他派人私下查访那是肯定的,我想他还不会笨到大张旗鼓地四处找人,您可别忘了两位钦差大臣现今可就在江宁,若是因这事他再闹得江宁人心惶惶,他噶礼还能不能坐在那总督大堂上,事情就要两说了。”听杨云飞这么一讲。张伯行拧着的心总算解开了,另外几人连称杨云飞心思缜密,杨云飞摆摆手:“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们也不能太乐观,近期我们都不能出巡抚衙门,免得节外生枝,不过这么一群人吃喝可就要劳烦张大人了。哈哈哈哈。”几人哄堂大笑,屋里的气氛恢复了以往。
      一连几日过去,江宁府太平静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张乘云一些人也觉得纳闷,事情难道真像杨云飞说的那样?噶礼为了自己的乌纱不敢惊动钦差?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一回 曹织造深夜招义士众侠客仗义走北京
      再说礼部尚书张鹏翮和吏部左侍郎赫寿,两位钦差大人给康熙上折子说“噶礼参劾张伯行指使证人、诬陷大臣及私刻书籍、诽谤朝政都查无实据,张伯行参劾噶礼受贿、出卖举人功名之事也属虚妄。但张伯行生性多疑,无端参劾总督,造成督抚互劾,江南大哗,照律应予革职。”
      这样断案纯属一边倒,康熙皇帝非常不满两位钦差的审理结果, 金殿之上大发雷霆,一道圣旨捌二人回京,接着又派了户部尚书穆和伦与工部尚书张廷枢前来审理此案。岂料事情是一波三折,新换的两位钦差大人给定的结果是:科场舞弊人员或斩或绞都依原审判决。至于江南督抚互相参劾,捕风捉影,弄得民心不定,总督噶礼和巡抚张伯行理应一同革职。这二人满以为这样定案一定会让康熙满意的,岂料把康熙惹得更怒了!两位钦差被招马上回京复命,着江宁舞弊案所有涉案人员和卷宗一律解押进京,康熙皇帝要亲自审理这江南科场舞弊大案!
      再说张乘云几人在张伯行的府上一呆就是几个月,这一日。江宁织造曹寅派人来给了张伯行书信一封。张伯行拆开一看,原来曹寅点名要张乘云今晚过府一叙,张乘云接到书信晚上在张同的带领下来到了织造衙门。
      江宁织造曹寅早就在等待,一看到张乘云进门来,急忙相迎,两人寒暄了几句,张乘云问道:“不知曹大人深夜招贫道有何事情?”曹寅道:“要劳驾你与你的几位朋友替我护送一个人到北京。”张乘云一愣:“护送一个人?你织造衙门还缺少我们这样的无用之人?”曹寅叹息了一声,把事情与张乘云一一道来。原来康熙皇帝大怒之下,要把噶礼和张伯行一同押至京师会审,虽然现在朝堂之上对张伯行的弹劾不断,给噶礼上折子讲情的还是大有人在,可是为什么来了两次钦差,两次的审理结果康熙都不满意?原因就在于皇帝早就看清了孰忠孰奸,曹寅断定皇帝这是有意袒护张伯行,为了防止噶礼狗急跳墙,在半路加害张伯行,他需要几个人暗中保护张伯行顺利到达北京。朝廷的圣旨估计这两三日内就会到达江宁,所以曹寅很着急。目前江宁武职的官员曹寅不能调动。就算能调动也不能调,一是这事不但是曹寅自己要办的事属于私事,只能暗中行事,而且江宁现任武职中多数还是噶礼的人,不能打草惊蛇;另外镖局的人是看钱说话更不可靠,曹寅刺探到张伯行的朋友只有他们几人会武,而且正巧就住在巡抚衙门,所以曹寅想要张乘云、江中鹤几人暗中护送张伯行到北京。曹寅把事情讲清楚,看张乘云是什么态度,张乘云一听此事义不容辞,马上应允了。
      曹寅把押解朝廷要犯路上的大致情形与张乘云一一细说,张乘云晓得了其中的猫腻后告辞要走,曹寅拦住他:“道长且慢走,我还有一件物件,你到了京师拿着这个物件去雍亲王府找四王爷,就说我让你把这个物件交给他,你只要把这个物件交给他,剩下的四王爷就会知道怎么做,只要四王爷一插手,我想到时候六部之中就会有人暗中帮忙,有了六部的人帮忙,那时候不但张大人有惊无险,而且那噶礼我看他的仕途也就快要到头了!”
      张乘云接过物件,原来是一张字条:天下第一清官。张乘云纳闷:这张字条能管什么用?曹寅笑了笑:“这几个字虽然是我写的,可是你知道是怎么来的?这是当今圣上亲手赐给张伯行大人的,好了,你去吧,四王爷见到字条自有道理。”
      张乘云拜别曹寅回到了张府,把江中鹤几人找在一起,把曹寅的意思与众人一讲,都愿意护送张伯行平安抵京,几人又把事情商议了商议,后半夜才各自回屋安歇,此事只是瞒住了张伯行一人。张乘云这时候想的是,有了胤稹这个靠山,不但张伯行能逢凶化吉,就是自己白云观的私事兴许这位雍亲王还能帮上忙。
      三日后,噶礼和张伯行启程一同被押往京师,张江几人一路尾随,暗中保护。令张乘云几人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北京,路上平平安安,不但所有押解人员都很称职,沿途的驿差伺候得也出奇周到。别人不知其意,还是杨云飞瞧破了内中玄机,他料定:不仅噶礼自己断定他这一次去北京会有惊无险,张伯行还一定会罢官丢职"而且这沿途的驿站驿差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些人一路巴结争先恐后地献殷勤。正因为这样,噶礼才没有半路动手,他想自己手不沾腥,要借康熙皇帝的手除掉张伯行!几人一边称赞杨云飞料事如神,一边骂噶礼歹毒。
      到了北京,案犯依例被押进大牢,张乘云几人住进了客栈,第二日他准备独身前往雍亲王府,见一见那冷面王胤稹!
      第二日,张乘云来到京郊的雍亲王府刚要敲门,一顶轿子在王府门口落了下来,里面走出一位王爷服饰的人,看年纪大约三四十岁,这人看到张乘云站在门口也感诧异:“这位道长,有什么事?”张乘云回道:“王爷可是雍亲王?”刀15人点了点头,张乘云看了看他的背后,胤稹明白了,老道有事看来不能当众说,当下说道:“道长请随我进府说话。”两人进了王府来到客厅。
      胤稹唤侍从上了茶,问张乘云:“不知道长找我何事?”张乘云笑道:“非是我找王爷,我是受人所托。”“噢?何人?”胤稹大惑不解,张乘云用手指了指南边:“江宁织造曹寅曹大人。”说罢拿出那张字条交给了胤稹,胤稹拿着字条想了半天,猛然一拍脑门:“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曹大人,他的意思我明白了,只要是忠良,胤稹一定会尽全力的。”胤稹喝了口茶水接着问道:“不知道长怎么和曹大人联系上的?你与江宁巡抚张伯行什么关系?”张乘云一听胤稹打开了话题,就把自己为什么到的扬州,又怎么到的江宁,一路护送张伯行的事情一股脑倒了出来。胤稹听了以后半天没有言语,张乘云看着胤稹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向胤稹道:“王爷……”“哦……”胤稹缓过神来,顿了顿说:“张道长,我府里有一位象戏高手,邬思道邬先生,走,我与你引荐引荐,你们下两局,你且随我来。”张乘云心里想着邬思道三个字,随着胤稹来到了花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编辑 志强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快三投注APP
    • 励志
    • 课件
    • 散文
    • 名人名言